约等鱼

旧时光01

  

       “北冥同学,请回答一下这道题…..北冥同学?” 欲星移用胳膊轻轻捅了捅他正神游的同桌,北冥封宇这才缓过神,腾的站起身,在欲星移不动神色的小声提示下,勉强将题答完。“谢啦!”他坐下来小声对欲星移说道,欲星移莞尔,回过头时,无意撇到了北冥封宇的笔记本上,涂鸦般的写了好些个字——未珊瑚。

 ……

       “快传球!射门!怎么搞的!”蜃虹蜺望着被队友踢出界去的球骂骂咧咧的踹了草皮一脚,然后冲球滚去的方向喊道:“珊瑚,帮忙捡下球!” 正绕着球场旁跑道跑步的未珊瑚听到表兄的声音,大步的跑向那个“误入歧途”的足球,弯身抱起,学着男生的样子,飞起就是一脚。真是一点也不顾忌自己淑女的形象,蜃虹蜺捂脸,有些后悔让他这个妹妹帮忙了,就她这大大咧咧的模样找得到男朋友吗?身为表兄的他操起了长辈般的心,丝毫没注意被未珊瑚踢开的球正往跑道的另一头飞去,砸在了一个倒霉鬼的脸上....


....

      北冥封宇觉得他今天出门忘了看黄历,才会遭此血光之灾,骑个车路过都能让球砸个正着!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身,刚站直,就吃痛的闷哼了一声,看来右脚是崴到了。他索性连车也不扶了,俯身坐到车旁的草地上,正要拿出电话求救,就看到一道蓝色的身影飞奔到自己跟前。刚才被球砸的眼冒金星,还没来得及寻找肇事者,应该就是这个人没错了!

       “你没事吧?”对方喘着气关切的问道。 

       “珊…珊瑚?”北冥封宇缓了一会儿,眼前的星星已经退去,映入眼帘的却是那张令到他心跳加速、连说话也不利索了的脸。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还好吗?”未珊瑚此刻关心的是他的伤势,压根没注意到他瞬间变红的脸。

         “好像扭到了…”未珊瑚自言自语的说着,然后交代了一句“别乱动”后就跑开了,留下北冥封宇和他那颗狂跳不止的心。

         “唉....北冥封宇,你怎么这么没出息!见到她连话都不会说了!就你这样,怎么开口约她?!唉....”北冥封宇在心里长吁短叹的,未珊瑚已经拎着一袋东西小跑了回来。原来是一袋冰,还有,一支甜筒! 她把甜筒塞到北冥封宇手里,说吃东西可以转移注意力就不觉得那么疼了,然后自顾的拿冰袋小心翼翼的敷住他扭伤的地方。北冥封宇注视着她细心照顾自己的模样,真是痛在身上甜在心里,他美滋滋的咬了一大口甜筒,抬头就看到一个魁梧的身影挡在了俩人面前。

      “小宇,怎么弄的?!” “还不是因为你那个破球!”未珊瑚白了蜃虹蜺一眼,不耐烦道:“别说了,快帮忙把他背到医务室。”蜃虹蜺哪敢忤逆这个妹妹的意思,默默接下这口锅后,俯身将北冥封宇横抱了起来。 北冥封宇觉得这姿势简直尴尬极了!不是说好背他去的嘛!蜃虹蜺却说这样比较顺手。 好在此刻已近晚饭时间,操场上已经不多人了,北冥封宇这才勉强忍到了医务室。

 ......

       未珊瑚仰着头,不甘示弱的直视着眼前这个比她高出快一个头的男孩子。什么嘛!她都说了不是故意的,也已经道过歉了,还把人送到了医务室,人家受害者都不追究了,这人怎么不依不挠的,居然要求她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负责接送北冥封宇上下课!

       北冥封宇肿着个脚,只能坐在那儿打圆场,为了表示自己的脚没有大碍,他站起身往前挪了挪,只是没出两步,就吃痛的坐下了。 不管怎么说,北冥封宇确是无辜的,虽然极度反感欲星移颐指气使的态度,未珊瑚最终还是答应了他“无理”的要求。

       “星移,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了?”未珊瑚走后,北冥封宇对欲星移说道,他指欲星移让未珊瑚接他上下课一个月的事,“其实我的脚没什么事,明天肿消了就好了。” 

      欲星移双手抱着后脑勺,闲适的靠坐在椅子上,“是吗?那我打电话告诉她不用来了。”说完佯装去拿电话。

      “别别别!”

       “哈!”欲星移心知肚明,他这明明就是得了便宜卖乖!

       北冥封宇憨笑了一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他明白欲星移的苦心,知道他是在帮他制造和未珊瑚独处的机会,只是他担心这样勉强未珊瑚,会不会适得其反,招来她的厌恶。 

      “放心吧,当坏人的那个是我,又不是你,她要记恨也是记恨我才对。”欲星移不以为意的笑道,顺手削了个苹果塞到北冥封宇的手里,“你爸千叮咛万嘱咐,要我照顾好你,我是不会害你的,傻小子!”他狡黠的眨了眨眼。 

      北冥封宇对此当然是深信不疑的,欲星移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做的一切自然都是为他好,只是他自己在喜欢的女生面前太过患得患失了…希望明天能表现得自然些,别再紧张了,他心想。

最新一集又有站着说话的鱼!!!虽然又是回忆杀…唉…还有多少人是一心一意的爱鱼呢? 大概都爬墙了吧…💔鱼走茶凉…只恨自己没有画画的技能,不能给心爱的鱼产粮😭

鱼人节

   愚人节产物 高中生设定OOC…晚上写不完了 待续


       离高考还剩两个月的时间,金光高中三年二班却仍无半点大考在即的紧张氛围,相反…

 “千雪同学,请你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千雪孤鸣停住手中扔纸团的动作,虽说是班里出了名的调皮学生,但被老师当众点名,多少还是让他感到窘迫。他不情愿的站起身,挠着头不时地将目光瞥向坐在他左后方的竞日孤鸣同学,说是同学,千雪却是要喊竞日叫小叔的。此刻,他的小叔正认真的盯着课本,对他的求助无动于衷。

 “让你上课还欺负金池!受点教训也是好的。”竞日同学心里这么想。 

千雪抓耳挠腮好一会儿,愣是没答上题来,被老师狠狠教训一番后,垂头丧气的坐了下来。

 欲星移和千雪一样,觉得这课无聊极了,但不同的是,他比那家伙稍稍稳重一些,至少他不会在上课期间跟只猴子似的在老师眼皮底下上蹿下跳,但看猴子上蹿下跳对他来说却是解闷的一大乐子。而现在,千雪消停了,乐子也没有了,他只好环视四周,找寻新的乐子。

 说起来,坐在教室边上的那位,这学期刚转来的新同学,叫什么来着?欲星移回想了老半天,终于记起来他叫北冥封宇。也难怪他对这个名字记不熟,他们压根就没说过话! 欲星移侧过脸,仔细的打量了北冥封宇一番。那家伙有一头漂亮的紫发,脸上还带点婴儿肥,皮肤白皙,五官端正,模样是不错,就是那双蓝色的眼眸,让他显得有些高冷,大概是这个原因,所以转学过来这么久,还没能和班上的同学打成一片吧!等一下,那家伙在干嘛?难道是在…做笔记?! 

欲星移小声的叹了口气,脸上带着一丝不屑的神情在心里下了一个判定:“这么简单的题还抄笔记,大概又是一个书呆子吧!” 他回正身子,同桌未珊瑚轻轻的用笔捅了捅他的手臂,小小声说:“星移同学,你觉得新来的同学长得帅吗?” 欲星移都不用朝她看,就能想象她那一脸花痴的表情,女生嘛,大多是这样的,看到好看的男生就走不动道儿了!他头也不回,敷衍的回了句:“帅,你要不要考虑追一下?” 

话刚说完,大腿突然一紧,疼得他差点嗷的叫出声,还好他有着非凡的忍受力,让他不至于做出那么不体面的举动来。等痛劲缓和过来后,他才回过头小声质问道:“未珊瑚!你干嘛掐我!” “谁让你胡说八道的!”未珊瑚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扭过头。 欲星移深吸了口,好男不与女斗!何况是个小丫头片子!于是他也转过头,互不理睬。 

未珊瑚有些气恼,她才不会告诉欲星移那个混蛋,自己为了争论究竟是“北冥封宇帅还是欲星移帅”这个问题上,差点和好朋友贝璇玑闹翻了,这个混蛋竟然还以为她想追北冥封宇!要不是在上课,她真想立刻、马上就掐死那混蛋!真是越想越气,干脆课也不听了,就盯着欲星移的手臂看,盼着他越界,好有借口掐他!这是他们的约定,谁过界谁就得受罚,然而事实上,受罚的通常只有男生一方。要是放平时,未珊瑚也舍不得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了,今天可不一样! 不一会儿,欲星移的手臂就青了好几块,然而约定在先,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受罚。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欲星移逃也似的想离开座位,却一头撞上那个紫发的书呆子。 天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欲星移揉着撞疼的脑袋,心里直呼做人失败。

 “不好意思,是不是撞疼你了?”北冥封宇抱歉的说。 这还用问嘛?欲星移生无可恋般的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人可真是够呆的!

 “欲星移,磨磨蹭蹭的干嘛呢?快出来打球了!”千雪在教室外喊他。 “马上!同学,可以麻烦让让吗?”欲星移还是好脾气的对北冥封宇说道,他才不会和书呆子计较。

 “好吧….”北冥封宇犹豫了一下,侧开了身子。 “谢啦!”欲星移闪身让过,又被北冥封宇叫住。

 “那个….星移同学,其实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那我另找时间好了。” 什么?!北冥封宇的话对欲星移来说宛如晴天霹雳,要给书呆子讲题,干脆杀了他好了…

抬头正好对上北冥封宇蓝色的眸子,近距离看着,倒也不觉得高冷了,反而透着真诚,让欲星移不忍心拒绝。 “好吧,不过我很忙的,要不这样,明天下午放学,你到操场等我,怎么样?” “那就麻烦星移同学了!”北冥封宇微笑着说,欲星移竟然觉得他笑起来很好看。

地狱刑警01

   

“大哥,快起床了!今天是警校报到的第一天,要是迟到就糟了!”北冥缜掀开北冥觞的被子,后者四肢伸展,呈个大字仰躺在床上,嘴角流着口水睡得正香。“阿缜别闹,让我再睡会儿~”北冥觞迷迷糊糊的翻个身,顺势又将被子裹在了身上。“大哥!”北冥缜蹙起眉,他不是那种会用撒娇来解决问题的小孩,此刻一本正经的脸上又带点不知所措的模样,真是挺好笑的。北冥觞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飞快的跳下床,拍了拍北冥缜的肩,无比认真的说:“大哥逗你玩的啦!这么重要的日子大哥怎么可能掉链子,走吧,洗漱一下下楼吃早饭了。”

“银燕,你好了吗?”俏如来探头朝屋里的人问。他的三弟雪山银燕正对着全身镜小心翼翼的整理仪容,头也不回的回道:“马上就好!”说着抹了一大块发蜡在头上。俏如来摇头笑道:“你这是去相亲,还是去上学?”

“老爸说我把刘海梳一梳会比较精神!”他一脸耿直的回答大哥的话,然后满意的冲镜子里的自己握了握拳,喊了声“加油!”声如洪钟,吓了俏如来一大跳。

金光警校的大门外,不时有车驶来。人们停好车后,都朝着相同的方向——警校内走去。

一辆黑色SUV飞驰而来,稳稳的停在了两辆车当中的空位上,动作干脆利落。车上下来的男人眼神犀利,英气逼人。“原来是老二啊!”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男人闻声望去,那个留着水蓝色短发、面容俊朗的家伙正靠在左边的车旁冲他笑。

被唤作老二的男人,正是重案组的老大,铁骕求衣,而叫他的人,是鉴证科的高级化验师,欲星移,二人曾是警校师兄弟。

铁骕求衣轻咳一声,正色道:"正式场合,别叫我老二,没大没小!"欲星移“哈”了一声,改口称道:“那...铁警司,请吧!”铁骕求衣无奈的摇摇头,边走边问他:“今天是警校新学员入学的日子,你们鉴证科来凑什么热闹!”

“我来捡漏。”

铁骕求衣不可思议的望着他的师弟,“这些学员都是通过层层考核才选出来的,他们肯放弃这么难得的机会,跟你干法证?”

欲星移并不争辩,只笑说:“世事难料嘛!”

开学仪式的小礼堂内,已有警界各部门的代表入席。温皇远远的就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那人身边的空位坐下。“赤羽大人,好久不见啊。”

赤羽信之介今天是代表刑事科来的,他来可不仅仅是参加开学仪式而已。上一期的警校学员就快结业了,他是顺道来物色未来下属的。见身旁突然多了个人,他侧了侧头,是他不怎么想看到的人。回想前几次出任务,都差点因为面前这个懒散的情报科警司而耽误了重要情报,他就不免心有余悸,想要离这个家伙远一点,何况他今天是来办正事的。

“赤羽大人是在为刑事科物色人选吗?”

赤羽一惊,这人怎么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一般。

“别诧异。”温皇笑嘻嘻的注视着前方,“我见你观察那位学员很久了,想来赤羽大人是对他有兴趣?需不需要我提供一些情报呢?”

“噢?说来听听。”赤羽倒是没有拒绝,反正仪式没开始。

“他叫俏如来,总警司史艳文的长子。别问他为什么不随父姓,因为史艳文不想让人知道他是总警司的儿子从而对他产生任何不公正的看法。还有那边那位,今天将要入学的新一期学员,雪山银燕,他是史艳文的小儿子。”

赤羽既然已经知道了俏如来的来历,便已足够,他怕温皇的话匣子合不上,于是礼貌的打断道:“新学员的事,等将来慢慢了解吧!”

温皇耸了下肩,好脾气的笑道:“也好。”

千雪孤鸣路过苍狼座位旁的时候,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苍狼回头,见是叔叔,正想起身却被他叔不动声色的按在原地,千雪孤鸣冲他眨了眨眼,又竖起一个大拇指,然后便大步的朝嘉宾区走去。苍狼心想,叔叔大概不想他的同学知道,自己有个在飞虎队当队长的叔叔吧!这样也好,低调一些,省得麻烦。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千雪孤鸣转身就对坐在身旁的罗碧说,:“瞧见没?那边那个小眼睛鲜肉,我大侄子!优秀吧!等他毕业,我一定收他进我们飞虎队!”

罗碧高冷的哼了一声,还是顺着好兄弟眼神的方向朝新学员区瞟了一眼。然后他腹诽道:“小眼睛鲜肉?那边坐了俩,谁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北冥缜从小就梦想着当警cha,除暴安良!尤其是大哥北冥觞顺利考进警校后,这种愿望愈发强烈,终于等到能考警校的年纪,他想都没想就报了名,最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收到开学通知的那天,他第一次得到了父亲北冥封宇的肯定。想到学业完成后,他就能穿上帅气的警服实现梦想,内心不由得一阵狂喜。不过他年纪虽小,却一向沉稳,喜怒很少形于脸色。所以,当他发现有人正在不远处注视着自己的时候,不免有些疑惑,是他失态了吗?好在,他眼睛不大,别人很难从他脸上读懂什么。他见那人无趣的从自己脸上移开目光后,松了口气。他记得,刚才有人介绍过,那人叫罗碧,是飞虎队的副队长。飞虎队,听上去就很厉害,以后该朝这个方向努力一把,他暗暗给自己鼓劲道。

开学仪式是由副校长忘今焉主持的,他照着讲话稿,不厌其烦的念着万年不变的开场白。欲星移趁着这无聊的空档,已经将礼堂内的学员扫了个遍。铁骕求衣轻轻捅了他一下,小声问道:“怎么样,有漏可捡吗?”

欲星移故作高深的嗯了一声,“有个合眼缘的,就不知道有没有共事的缘分了。”

“哪个?”

“等我挖墙脚成功再告诉你吧!”

台上传来默苍离的声音,欲星移内心长叹了口气,心想忘今焉总算把那无聊的讲话稿念完了。

默苍离是这任警校的校长,不苟言笑的外表总是散发出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气场。欲星移上警校的时候,他虽然是师兄,却已经当了助教了。欲星移这辈子很少有敬佩的人,默苍离算一个。所以轮到他讲话的时候,欲星移还是很虚心的听完了。

仪式结束后,欲星移有意晚走了几分钟。

“师兄,好久不见。”

“噢,老三,是你。”默苍离见是欲星移,虽然仍旧面无表情,眼神却柔和了些许。

“回来看看新学员。”

默苍离点点头,没有多余的话。

“那我先回去了。”欲星移打破有些尴尬的沉默,微微欠身,转身离开。出校门的时候,停车场上的车已经不多了。欲星移找到自己的车子,正要上车的时候,他见到了北冥封宇。


地狱刑警

开个脑洞,现代OOC,九界警察局,角色设定(修改ing先存个稿):


廉政公署专员——北冥封宇,竞日孤鸣

总警司——史艳文

重案组:负责人——铁骕求衣
下属——风逍遥等

刑事情报科:负责人——神蛊温皇
下属——凤蝶,剑无极等

鉴证科:负责人——欲星移
下属——砚寒清,修儒等

刑事侦缉处:负责人——赤羽信之介
下属——神田,西剑流等人

公共关系科:负责人——一步禅空
下属——锦烟霞,未珊瑚,凰后,忆无心等

飞虎队:负责人——千雪孤鸣
下属——藏镜人,梦虬孙等

爆炸品处理科:负责人——废苍生
下属——锻神锋

警校:校长——默苍离
副校长——忘今焉
学员——俏如来,牛牛,苍狼,北冥觞,北冥缜等

救护组:冥医,药神






《墨武侠锋》18集,王说小鱼热衷于论剑是在游历归来之后的事情…难道小鱼的剑法是出海境后才学的?真是越来越好奇小鱼从前的经历了…我说王啊,你对师相的事情真是记得肥肠清楚呀!经常在鱼面前提起远久以前的事情,是不是想提醒小鱼他在你心里很重要啊…😂😂😂

王起来后宝宝再也不担心冷库里的那条鱼会被饿死了233333333……

最后一集王起来了!!!终于!!!!!说起来王的弟弟们都想着反他…好心疼😭还是师相对王最好了(自己发糖!)再回头看魔戮血战33集 王说鱼仔当年无心相位 可是转眼鱼仔又变成未贵妃眼里在意相位的鱼(东皇战影倒数某一集的回忆杀)不是未贵妃对鱼有什么误解的话,那就是那么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让鱼改变心境的事……当然鱼仔一定不是眷恋权势的鱼,他在意相位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想………守护海(阿)境(宇)!!!(鱼对王真爱啊233333自己发糖自己甜😄)

最新一集,活在回忆里的鱼…这时候才二十出头吧…让我舔舔鲜肉鱼✨👀💗

鱼仔眼睛好看…蓝鹅闭上眼睛也超美的嗷!让人忍不住想内啥2333333333